MENUMENU

我的她是骨瓷杯


一次,我問及已婚的男同工們,他們對待妻子的態度,是用「哄」呢?或是「承托」妻子?可惜幾位男同工的回答,都是不知所云。於是我以妻子是細緻的骨瓷杯為例,來解說男女的大不同。Jerry 聽了,開始嘗試改變態度:

我太太是一個很情緒化的人,剛開始相處的時候,我非常有耐心,但總覺得她可能需要被醫治釋放,所以我盡量陪她,想辦法平復她的情緒。然而長久下來,她的情緒還是很多,我對她的耐心,已經成為表面接納,內心卻總覺得為什麼還不改變?

所以當我被師母點名時,乾脆承認我連哄也不會。聽完師母分享,我才了解女人真的有抒發情感的需要,牧師說:「哄是比較為自己,當自己比較重要。承托,比較像是生命樹,是放下自己,看重對方、成全對方,而且是整個人的承托。」我想到自己對妻子的陪伴其實是「哄」的另一種模式,我只是讓自己好過一點,沒有真正的了解她、接受她、愛她、承托她。

回去之後,太太也告訴我,她其實不需要我哄,只需要我真的願意聽完她表達情緒,不要打斷或糾正她;於是我開始嘗試真實去接納「她就是這樣子」。不管她很敏感、她很恐懼、她不想出門、她容易緊張、她有很多想法,我都接納這就是她。不再對她有任何指責,或一些標準來要求她改變。

我發現她開始慢慢不一樣了,她變得比較輕鬆,她不再那麼害怕,也願意去跟人接觸,比較敢表達自己的意見,甚至跟我「對頭」。太太變得輕鬆,我自然也比較「好過」了!

原來,承托真的是放下我的想法、我的要求,而完全支持、接納妻子的感覺和情緒。雖然我還不完全了解,但我會學習好好珍惜我的「骨瓷杯」,希望我的起點,是通往生命樹正確的方向。

我開心聽到他的改變,也期待我所有的孩子們,在夫妻關係上不斷更新突破! 【2019.07.28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