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MENU
previous arrow
next arrow
Slider

玩出生命力

最近我們常說在輕鬆歡樂的氣氛下,玩出關係,玩出生命的交融。但是和很多同工談起來,大家發現長大後的自己並不太會玩,已為人母的京君甚至對愛玩的兒女也很抓狂:

我6 歲與4 歲的一雙兒女正在愛玩的年紀,他們甚麼都可以玩,創意無限。一次在組長家,他們也有兩個年紀相仿的女兒,四人心血來潮玩婚禮花童的遊戲,把廢紙撕碎如花灑下,不斷空拋,還大哼婚禮進行曲。我當場傻眼心想如何收拾殘局?但幸好不在我家,否則當場變臉。

孩子最愛和爸爸玩拋高、倒吊、甩圈的打鬧遊戲(Rough-and-tumble play), 非常享受, 還取名為「豬樂園」。但我常感到危險而掃興制止,因此孩子常抱怨說,媽媽只有在兒童教會當導師時才好玩,回到家後的媽媽就不好玩了。原來我把玩當成事工,一定要有策略目標、寓教於樂,我買了很多積木、拼圖等益智玩具,要求孩子安靜地玩,但這些都不敵「豬樂園」的魅力。

因此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真的缺乏熱情和創意,苦惱該如何在兒童教會服事呢?

當我禱告尋求生命泉源堵塞的原因,才發現兒時母親獨力養育我,在重擔與壓力之下,她對我有許多要求和規條,尤其生病時,母親會因心中懼怕並擔憂和自責,反而對我發怒。原來我和孩子玩,也因怕孩子受傷而處處限制。看見2020,我要掃落懼怕的落葉,學會玩,並找回真我,讓創意和生命力更多湧流出來。

京君的生命如同一口井,泉源仍在,雖有童心、創意和生命力,但井卻塞住,還堆滿了垃圾和落葉。我呼籲我的孩子們,從學會玩,喚醒一顆童心,以至恢復神對我們最初的創造,我們的生命自然要湧出豐沛的水源出來! 【2020.02.02】

【延伸閱讀】

我們這親愛的一家
話說我們週一下午兩百多名同工聚集,為了等候已久的榮亞媒體中心大堂,幫忙搬運和清潔,群策群力,為榮亞呈現新面貌 Read more
疫情中的家
疫情中,牧師爸爸和媽媽在家中,同工們都覺得很溫馨,因為接觸機會多了;有更多新鮮的事物和養分可以隨時供應 ... Read more
小品變樂章
我從來不喜歡唱獨角戲,就好像你吃一餐飯,無論菜餚如何佳美,多麼好滋味,你吃完就拍拍屁股走了。 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