靈禱

講員:張恩年牧師

靈禱操練

神造人,有肉體有靈魂。不過,人往往只在肉體和自然界的層面運作,沒有在靈裡與神相交。很多信徒都曾聽見主的聲音,又因被聖靈感動而認信。神會對人說話,可是人的管道卻不發達,少有進到那領域去。今天,仍然有很多教會只在自然界的層面運作,只局限於理性,甚至不相信靈界的存在。不相信有靈界,其實是不相信主耶穌。

今天我要分享的是靈禱。我自1989 年開始在溫哥華操練靈禱,至今已有三十個年頭。我曾在維真神學院上「屬靈引導」(Spiritual Direction) 課程,由當時的校長James Houston 教授。課堂中講述初期教會的教父們在沙漠中的contemplation ( 翻譯作「默觀」)。我們在課堂中閱讀過很多關於默觀的文獻,可惜這門課沒有教導如何操練,只是單純做一些研究。畢業後,我開始操練,在溫哥華Coquitlam 的河邊,坐在石頭上等候神。十年禱告的日子,風雨不改。

我把我的禱告叫作「Pray in the Spirit」,因為《聖經》提及pray in the Spirit。「Comtemplation」並非聖經用語,而「等候神」則是從江秀琴牧師開始的。我曾跟江秀琴牧師學習一段時間,一邊學習一邊思想自己十年的河邊禱告跟江牧師教導的有甚麼不同。事實上等候神與默觀皆是prayin the Spirit,只是方法各有不同。然而,我把pray in the Spirit 命名為「靈禱」。江牧師的操練等候主為人熟悉,初期教會的教父們叫做默觀,皆是pray in the Spirit,只是入門方法不一樣。因著入門方法不一樣,範疇也不一樣。

靈禱的理念

以弗所書6:18a 靠著聖靈,隨時多方禱告祈求,英文原文是 through all prayer and supplication, prayingin the Spirit in every season,就是透過各種方式的禱告和代求,在不同時間隨時在靈裡代求。

靈禱就是在靈裡禱告,是隨時的,是多方面的;在真理裡面用信心邀請主耶穌進來,靈與主耶穌相遇,被聖靈充滿,與主相交,隨從主。這時候我們會經歷神的同在。與主相遇,從主領受話語;所以,靈禱就是我們進到靈裡跟主的互動,是要用信心進入的,也要在真理裡面。這並非冥想,亦非倒空自己,而是有一個對象,我們不能離開這個對象,我們的對象就是三一神。倒空自己其實是非常危險的,因為只要向靈界敞開,甚麼靈都可以進來,邪靈皆可以進來。因此,我們必須在真理裡面憑著信心邀請耶穌進來,進入靈界,然後耶穌會應邀進入。正如我們渴慕被聖靈充滿,聖靈便來充滿我們。

聖靈充滿的反應因人而異,有些人有感覺,有些人沒有。只要在信心之中,在靈裡便被充滿。因此,靈禱並非冥想也非倒空自己,倘若靈禱時互動的對象不是神,那是多麼危險。在靈禱中邀請主耶穌進來,隨從聖靈的帶領與神互動。

在溫哥華河邊等候主的那段日子,神常常叫我吃書卷,神在異象中給我書卷,我就真的吃下。我就這樣在靈禱中領受。現在聖經翻到哪裡,我便可以講那裡。如今我明白原來神從那時開始便恩膏我,把話語裝在我裡面,開始預備我。靈禱帶給我這樣的果效,有別於默觀和等候主。我在靈禱中隨從聖靈,神叫我禱告甚麼、做甚麼,我便跟著去行。

另一個例子是在辦理申請帖心牧師來香港工作的簽證時,我在靈裡禱告,看見政府入境處部門枱上放了一大疊文件,帖心牧師的申請表被壓在最下面。當時已經八個月沒有消息,申請好像已是很渺茫。於是,我在靈裡禱告,與神互動,我在靈裡吩咐天使把申請表抽出來放在那疊文件之上,然後蓋章。感謝主,之後帖心
的工作簽證很快便批下來了。事情藉禱告先是在靈界成就,然後在物質界成就。

當教會要申請註冊成為「611 靈糧堂」時,有政府官員曾想問教會以數字命名的原因。於是,我又在靈裡禱告,與神互動,神便感動我當刻就打電話給該位政府官員。我拿起電話打給該政府部門,接電話的官員告訴我負責我們申請的官員休假,而我們的申請按那位官員的指示檔案已結束,不獲批准。於是,在電話中我把我們教會的情況告訴他。那位官員聽罷,吩咐我再給他寫一封信,一星期後可批核申請。這是神給我們的恩寵。我趕緊預備律師信,申請果然在一星期後批准了。榮耀歸與神!

以弗所書6:18 提到在靈裡多方隨時禱告祈求。在靈裡可以為眾聖徒、為其他事情來禱告。在我的辦公室中有一幅世界地圖,上面標示著我們的分堂,我常常按手在地圖上為各分堂也為各國禱告。這便是將使徒保羅在《以弗所書》六章18 節所講的實踐出來,我們可以這樣應用靈禱。

靈禱的進行

方言禱告也是靈禱。使徒保羅被神提到三重天,在《哥林多後書》十二章講到的是靈禱;彼得的雲遊象外是靈禱;先知以西結在迦巴魯河邊見異象,他在靈裡禱告看見神的榮耀。作為萬有之首,特別是作牧者、作主任牧師的,必定要靈禱。要曉得靈禱才能夠在靈界中運作,才能真正帶領教會。

進行靈禱的步驟

首先,要定時定點的坐下來。以我為例,河邊的石頭就是我往返家中和教會經過的地方,我常在那裡靈禱。從溫哥華返回香港後,在辦公室裡,我會坐在地毯上禱告。另外,還有一個秘訣,當快要睡著或差不多睡醒的時候,也是理性運作最慢的時候,人沒有在主宰自己的思想,這時就是聖靈工作最大的時候,最容易讓神對自己來說話。

保護性的禱告非常重要,在開始靈禱之先要穿上屬靈軍裝(參考:以弗所書 6:13-18)。靠著聖靈,隨時多方禱告祈求。運用權柄,禱告差派神大能的使者保護,保護我們的靈,吩咐一切邪靈不可干擾這個管道,也不可從這管道進來,我們的靈單單向三一真神敞開。

我在溫哥華的時候尚未領受方言,因此那時我沒有方言禱告。方言禱告就是在靈裡禱告,藉著方言禱告進入靈界。經過一段時間的方言禱告後,在禱告中用信心邀請耶穌,加上在真理裡運用神所賜給我們的想像力,相信耶穌會來,打開心門讓耶穌進入,聖靈便會工作。

當耶穌進來了,在靈裡跟衪相交,與衪契合。剛開始的時候,有些地方耶穌要進入,但我們因為還有許多罪,不讓耶穌進去。然而,只要耶穌願意進入,我們要願意讓耶穌進入。而這時候我們在靈裡會有很多的認罪。

當我們不斷與神相交,神慢慢帶領我們,有時候神可能把我們的靈提起。當禱告持續,有時候我甚至忘記自己在禱告中,我回頭看到自己坐在河邊或在辦公室,好像保羅曾被提到三重天,或在身內或在身外,他說自己都不知道,好像到了樂園聽到隱秘的言語。這是保羅的經歷,我們同樣也可以經歷,關鍵是我們要隨從
聖靈,好像聖靈叫我吃書卷,我就在靈裡看到書卷。

我曾有一個經歷,在靈裡禱告的時候我問神我是否要離開溫哥華,神就叫我打開眼睛。我打開眼睛,那時我坐在河邊,神問我看見甚麼?我看見一根杖在我面前,我便拿起那根杖。神叫我繼續牧養,結果我便留下來了。過了一些日子,在禱告中神再次教導我,神問我手中的是甚麼?我回答說:這是一根杖。神說:把它扔出去,再拿回來的時候便是大有能力的杖。那刻我便知道神讓我離開,要我裝備,然後神再給我能力。於是,我便離開溫哥華到美國裝備一年。這便是我在靈禱中神對我說的話,我便跟上去。靈禱之後,把所領受的都記下來,日積月累,他日便會知道神如何在幫助我,帶領我。■

( 內容摘錄自張恩年牧師2018 年5 月18 日於
馬來西亞網絡會議 信息分享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