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選單
2018 大型活動
家事報告
登入區
帳號:

密碼:


611 靈糧堂-精華文章
簫^瞻疇繙繫簪繡 簫繙簫繞 p繕繡禮簫
為何求復興(朱柬牧師-靈糧教牧宣教神學院講師)


為何求復興?


講員︰朱柬牧師


我們為何要求復興?因為這是一個路線的問題。國家的路線非常重要, 同樣地,屬靈的路線也非常重要,教會走的路線也非常重要,所以我們講求復興的「求」不單指禱告,而是人所有的心力專注在甚麼事情上。

中國大陸過去幾十年有一段時間的路線是錯誤的,他們叫做「左傾冒進主義」,帶來很多災害。後來改革開放的路線大體上是正確的,所以中國能夠和平崛起,雖然還有很多的問題,但是比起過去已有很大的長進。台灣從1950 到1988 年路線大體上也正確,所以就創造了所謂的經濟奇蹟,但1988 年到現在的路線愈來愈偏差,所以問題愈來愈多。

我看見一個有關1999 年香港教會的簡單統計調查:在香港的教會有人專注傳福音,他們認為使萬民得救是神的心意,所以一定要全心的傳福音;一些認為教會是神旨意的中心,不單要傳福音,所以要建立教會,讓教會更新成長;有一些專注推動教會小組化,他們還把小組教會介紹成好像是一切問題的解決;有一些專注在權能事奉,他們認為這是教會更新的一個關鍵性課題;有一些專注推動敬拜讚美,他們認為敬拜讚美是神最悅納的事情,敬拜讚美就是屬靈突破的關鍵;有一些專注推動社會的服務,他們認為真正的基督教信仰要有外在的善行來表達出信仰的內涵,來印證上帝的愛,也認為社會服務能夠打開福音的門;有一些專注推動植堂,他們認為遍植教會就是完成大使命……。

這些努力都非常寶貴,這些方法也有它的道理,對神的國度也有幫助,但都有很嚴重的疏忽。下面我要舉四個人為例,他們都是20 世紀在神的國度裡面特別有心的人,從他們的生平來體會復興的事情。

(一)歐伊文
歐伊文有幾本的作品被翻譯成中文,有一本是《東亞教會大復興》,書中提到20 世紀初(1900-1930)神已經在亞洲作了復興的工作。歐伊文是英國人,他十幾歲時就去拜會威爾斯復興的器皿—伊凡士,威爾斯復興在教會復興史上有它特別的地位,很藉得我們思考。

在英國的歷史中有些復興器皿如衛斯理約翰非常有學問,他是皇家學院的院士,他寫了兩百多本書,2/3 不是基督教的書,是討論社會問題的書。但是神在這次復興中揀選一個礦工伊凡士,他家裡非常的窮,小學畢業,但是非常愛主,他住在偏僻的鄉下,他求復興求了13 年,當中有很多的故事,其中一個是在12 歲的時候,在路上踫到教會的執事對他說,年青人呀,教會有禱告會特別是追求聖靈的禱告會,萬一有那一次聖靈來了而你沒有來,你就糟糕了。伊凡士相信就從12 歲到26 歲每天晚上參加禱告會,特別是追求聖靈的禱告會,他沒有一個晚上停止,13年的追求,終於有一次領受到聖靈的充滿,是非常深的聖靈充滿。這一次的復興出現很特別的現象,一年半中十萬人信耶穌,不止是因為很多人信耶穌,三年之內整個威爾斯地區,監獄無犯人,法官在街上逛街,因為沒有案件,警察天天作詩班獻詩,因為沒事幹。

1904 年的復興通稱為「普世復興的搖籃」,認為從這裡開始的復興引發普世的復興。1905年印度的復興,消息傳到韓國1907 年的復興,消息傳到美國1907 的福音派復興,再加上1906年的五旬節復興。艾蘇撒街的復興影響到1909年中國的東北大復興,不單是一個地區的復興,還激發普世地方的復興。伊凡士27 歲開始被神使用,但是28 歲就退隱在家裡,他主要是作代禱的事奉,全時間為世界各地禱告。因為他的禱告,也因為其他人的禱告,世界各地都有復興。

神不使用伊凡士之後大部份人已忘記他,也沒有人再關心他,但是歐伊文這個當時只十幾歲的年青卻去拜訪他,請教他復興的事情。後來他憑信心到東歐宣教,他寫了一本書《神能》,以前有中文本叫「完全憑信心」,他在沒有任何經費支持下在東歐宣教幾年,再到蘇聯宣教。到30 年代的時候來到中國。1925 年,上海有一個復興的起頭就是「伯特利佈道團」的興起,那一次的復興也帶來趙世光牧師的得救,所以才有今天的靈糧堂。那一次復興帶來的「伯特利佈道團」,它在各處帶動復興。而這一個英國人與他們一起,所以他就親眼看見、親身經歷,神復興的作為,他同時對復興有很深的了解。到了50年代的時候,他回到美國也帶動一些復興在美國及巴西。其後到富勒神學院,教「教會復興史」。他是教會復興歷史的權威,他也寫了20 幾本很厚的教會復興的書。

歐伊文的重點是指出復興與佈道的關係,復興與佈道是不同的,第一點,是效果完全不一樣。他指出大型佈道會如葛培理佈道會,流失率通常是95%,100 個決志的,大概只有5 個會受洗、加入教會成為穩定的會友。他說相對來看,威爾斯復興十年之後,1914 年他到那裡統計決志的十萬人中,只剩下85%是熱心的基督徒,其餘15%有些回天家去,有些搬到美國去,有些到五旬宗派,所以只剩下85%。我們看見復興時候得救的都是真正跟隨主、一輩子跟主的基督徒,佈道會得著的流失率卻很高。

第二點,是佈道家從復興產生出來。他舉例說,第三波的普世大復興在1859 到1861 年的美國,兩年之內一百萬人信耶穌,沒有人傳福音。這是一個禱告的復興,是平信徒聚集一起禱告,各處都有午間禱告會,那些職場上的弟兄姊妹就犧牲休息的時間聚集一起禱告,聖靈就感動在美國各處,人就是這樣聚集一起禱告、唱詩歌、作見證、讀聖經、上台分享見證,很多的城市,每天中午有幾萬人分散在不同的地方禱告,一百萬人自己跑進教會,沒有特別傳福音,聖靈催逼他們進來。在英國同樣這一波的復興,一百萬人信耶穌亦沒有特別地傳福音,但在其中神特別興起慕迪,當時他是一個普通的傳道人,復興也不是他帶動,在復興當中他投入禱告,得到恩膏興起來,在他一生當中,另外得到一百萬人得救。所以說,器皿在復興當中成形,因為復興扭轉人的生命,好讓祂的恩膏能夠降在器皿身上。

葛培理1934 年在維真神學院唸書,一次復興臨到這一所神學院,他受到莫大的影響,然後他就開始服事。1948 年,洛杉磯有一個教牧復興團契,聚集了三千人聚會,分享復興的負擔,呼召傳道人起來尋求復興。葛培理在場說,請為我禱告,因為他在洛杉磯有兩星期的佈道會,為他禱告的時候復興的火就臨到。他的佈道會由兩個星期變成八個星期,當中有很多有名望的人信耶穌,葛培理就一舉成名。從那時候開始神開始使用他帶動了整個福音派的運動,興起成熟、合用的器皿。

所以說,不是佈道帶來復興,而是復興帶來有果效的佈道,也是復興帶來有能力的佈道家。例如芬尼,1830 年代在紐約州的一個鎮,半年之間他帶領了十萬人信耶穌,而那時美國人口大概是三千萬,相對今天的人口大概是三億。換句話說,半年之間他所帶領的相等於現在一百萬人信耶穌。趙鏞基牧師擁有全世界最大的教會,現在不夠一百萬人,可能大概七十萬,他花了多少時間?最少三十五年。在芬尼的復興中,他半年時間就一百萬人信耶穌,復興的時候帶來最大的增長。不是趙鏞基牧師帶來韓國的復興,是韓國的復興成全了趙鏞基牧師。其實早在趙鏞基牧師之前就有復興,但他是一個更合用的器皿。不單是他的教會增長,很多南韓的教會也都增長。據《全世界最大二十間教會》一書說,全世界最大二十間教會其中十間在南韓!在阿根廷復興之後,有一位牧師在首都只有幾十個人,五年之後教會十二萬五千人,因為整體的復興帶來突破性的教會增長,而且常常不是一間教會增長,而是很多的教會增長。

1910 年的中國大概有五十萬的基督徒,1950 年有一百萬基督徒,但是在這四十年之內,我們將每一次復興中得救的人數加起來,已經超過四十萬: 1910 年東北大復興是吳約翰所帶來的,大概影響七百萬人;宋尚節的復興再加伯特利佈道團,大概十五萬人信耶穌;倪析聲的聚會所,從開始到1950 年的時候,大概有七萬人;山東大復興大概有十萬人信耶穌。五十萬得救的人,五分四就是在這四次復興裡得救,而其他幾千傳道人、幾千宣教士所作的,加起來不過只是五分一,所以復興帶來的突破是完全不一樣的。【參:歐伊文著,司徒焯正編譯,《東亞教會大復興》,香港天道書樓,1981 年,頁89。】

(二)大衛拜仁
大衛拜仁在70 年代是校園團契的同工,專門負責美國校園團契每三年一次的固定聚會,就是在爾巴拿(Urbana)宣教大會,讓所有大專的基督徒參加,傳遞宣教的異象、鼓勵他們獻身宣教,這是美國宣教中一個很大的力量,在整個福派事工裡面,可以說是成功的,但是他身在其中卻有很深的挫折感,因為其實在這個大會真正回應委身宣教的人不多,由站起來到台上再到出外宣教的更少,到了宣教工場結果、領人信主的就更加少。

後來他看到慕安得烈寫的兩本書,其中一本是講1900 年愛丁堡宣教大會,在歷史上是非常有名,因為自1885 年英美的教會都喊著一個口號「1900 年全世界信耶穌」,鼓吹宣教運動,也帶動禱告運動,所以單單大專畢業出外的就有五萬人,他們相信加上禱告能夠在1900 年讓全世界信耶穌。當然,1900 年時沒有全世界信耶穌,單單以非洲來說只有4%的基督徒,所以他們在1900年開了一個大會檢討這個運動的效果、可以努力的地方等。他們原本想邀請慕安得烈作講員,因為慕是荷蘭人,曾經在南非帶動復興,他也非常積極地向原住民的黑人傳福音,他是當時眾教會所尊重的神的僕人,他也算是一個宣教士,所以大會就希望他來作講員。但當時剛好英國跟荷蘭有戰爭,所以慕就不能去,大會就把結束後的手冊做成一個報告寄給他。慕就寫了一本書《宣教的關鍵問題》,提到「我看這報告裡面有各種的計劃,怎樣招募宣教士,怎樣訓練他們,怎樣籌募經費,怎樣差他們出去,很周詳的計劃,但是很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沒有提到禱告。所以大會所提到的都是空的。」

到1911 年又有一次愛丁堡的宣教會議,大會也想邀請慕去作講員,慕也是因為戰爭不能去,大會又把報告寄給慕,慕又寫了一本書《教會的光景》,慕提到大會推動宣教很好,但是教會的屬靈光景軟弱無力、不冷不熱,這樣怎能宣教?所以慕提出教會要復興,因為教會沒有復興,信徒不冷不熱,誰會委身宣教,宣教工場上生活不適應,有各樣的危險,又要學語言,一定要火熱的基督徒,有很大的心志。第二,就算人願意宣教,他會很自然把自己母會的經驗及作法帶到外面,一個所謂基督教國家運作成為的軟弱教會,若到了宣教工場運作,鐵定是一間更軟弱的教會。所以宣教有果效,必須是復興的教會,人帶著復興的火到宣教工場,靠著復興的能力衝破一切的攔阻,才能夠有宣教的果效和強壯的教會。所以當然需要透過禱告,帶下復興,才能宣教。

大衛拜仁看了這兩本書後有所覺悟,遂於1980 年離開校園團契,建立了一個機構,鼓吹「禱告、復興、宣教」,發起一個「同心求復興運動」。1984 年在漢城說服了葛培理,舉辦了一個世界性的會議,主題也是「禱告、復興、宣教」,邀請了特別有這方面領受的講員到來,華人唯一被邀請去的就唐崇榮牧師。我覺得唐崇榮牧師多講這些信息是非常好的,這樣會對神的國度更有幫助。他們邀請了唐牧師講「禱告」、「復興」,講得非常好,所以大會非常成功。

1970 年代加拿大的復興有一個小環節。有一位浸信會的牧師叫布克比,他並不是復興的主軸,他只是被捲到復興當中,但是他的教會在5年之內,拓展出200 間教會。當復興的時候,非常有能力地植堂,是非常快速的植堂。現在的香港教會大概有1200 間,其中400 間是在90 年代所建立,換句話說有800 間教會是在20 年內植了400 間教會。大概一間教會五年植出200 間教會,十年植出400 間,復興的時候所拓植的,等如香港教會800 間教會所拓植。福音派強調植堂宣教,可是到了復興的時候才有真正的植堂和宣教。

(三)亞瑟華理斯
亞瑟華理斯(Arthur Wallis)是近代靈恩運動裡一個代表性人物,他是一位先知性教師,他領導整個靈恩運動。他寫的一本非常被稱讚的書《奮進的基督徒》,另外一本是《神所揀選的禁食》。

他的父親是開放弟兄會的傳道人,就是在英國有一個弟兄會的運動,後來分裂為兩派,一派為關閉派以達密為首,另一派是開放派以穆勒為首。關閉派以為他們是最屬靈的,他們聖餐的時候其他信徒沒有資格參加;但是開放派與其他教會有很多往來。其後傳到中國,倪析聲大多走關閉派的道路,但聚會所及台灣的門徒之家都走開放派的道路,而香港的聚會所大概也是走開放派的道路。

亞瑟華理斯十多歲的時候父親帶他到威爾斯去觀光旅遊,住在父親朋友的家,朋友就帶他們四處遊覽,後來帶他們到一個小學教室。但是他們覺得奇怪小學教室有甚麼好看呢,父親的朋友解釋說這個地方是威爾斯復興開始的地方,火從這裡降下,復興從這裡開始──伊凡士到了26歲終於找到一間神學院接納一個小學畢業生,他讀了一年後上帝對他說:回你的家鄉去,他本來不願意,後來生病就只好回家去,回去後病就好了。回去後伊凡士對以前牧師說聖靈感動他開特會,請牧師為他安排。那位牧師覺得這個年青人愛主,但是忽然說要辦特會,牧師心裡起了疑問他有這麼強的份量嗎?當時的威爾斯也是非常的追求,邀請了很多有恩膏的講員都到過威爾斯,但都沒帶來過復興。牧師心裡就覺得這個年青人的要求是不是有點過份,所以就沒有答應。伊就帶著他的弟弟、妹妹、後來的妹夫、一些青年團契的教師,到了他小學的教室跪下來禱告,火就降下來,他們看到異象威爾斯被提到半空中,一片土地上面有很多的人,伊就說他看見後就說神要拯救威爾斯很多的人。後來他的妹夫對他說你看到有多少人,伊說大概有十萬人。後來復興的時候,真的十萬人歸主。

亞瑟華理斯父親的朋友講這事跡的時候,神的榮耀就充滿這個教室,他當時十幾歲,他向神禱告:主呀!求祢再一次的復興。到他二十幾歲,即1949 年復興的時候, 亞瑟華理斯就非常興奮,因為他渴望復興很久,他禱告看到異象在一個草場上遠遠的有火燒起來,而且愈燒愈近,神就給他以賽亞書35:7-8「發光的沙(或譯:蜃樓)要變為水池;乾渴之地要變為泉源。在野狗躺臥之處,必有青草、蘆葦和蒲草。在那堨畢酗@條大道,稱為聖路。」他非常興奮,還有神的應許,他回到英國就推動禱告運動,因為他是很有恩膏的講員,也是被人所敬重、有相當的影響力,所以當運動推動時就有很多人來回應。幾年的禱告運動都沒有效果,就是因為浸信會禱告求的是浸信會復興;衛理公會求衛理公會復興;信義會求信義會的復興。Arthur Wallis 就問上帝:為甚麼我們禱告了那麼多都沒有復興?上帝說對他說:因為我很頭痛,如果我聽浸信會的禱告浸信會復興,其他宗派裡面愛主的都會跑去,而其他宗派剩下的都是冷淡的、不冷不熱的基督徒,這些教會就會軟弱無力,甚至要倒閉。所以上帝說,為了公平起見全部都不要復興。

Arthur Wallis 的第二個重點,就是認為禱告的原則是祈求聖靈的澆灌,所以他們一直在禱告。有一些五旬宗的人來對他說,聖靈已經來了,五旬節已經來了,我們不需要再求,我們來領受就對。所以他就改變,他不再破切求聖靈澆灌,而是單單敬拜、領受,聖靈也作工,他們就進入了靈恩運動。所以50 年代推動禱告求復興,60 年代推動聖靈運動亦帶來相當大的效果。

到了70 年代,很多傳統的教會領受靈恩,但卻是很慢。有一些教會接受敬拜讚美,方言卻是要討論討論;有些敬拜讚美、說方言,卻不醫病;有些則醫病不趕鬼。所以一個一個階段要真正更新改變是非常的慢,也有很多的攔阻,可能是牧師贊成,執事不贊成;或是執事鼓吹,牧師不贊成;或是牧師、執事都鼓吹,卻是信徒沒有反應。所以他就有很深的挫折感,他想這些傳統教會攔阻太多。在70 年代中期,Arthur Wallis找了七位獨立的靈恩教會牧師,開了兩日的研討會,研討新約教會的模式,後來變成22 個人來到聚會,他們經過思考之後就走使徒團隊的路,他們相信五重職事,開拓很多教會,在這團隊當
中興起很多的使徒團隊。在70 年代開始只有幾千人,到了80 年代大大興旺,達125000 人。全英國福音派的信徒三分一以上都來過聚會,靈恩派二分一以上也都來過,形成了一個非常強的「恢復運動」,Arthur Wallis 就被稱為恢復運動之父。但他晚年寫了一篇文章,雖然他是推動靈恩運動,但他指出靈恩運動不是復興,靈恩運動並沒有接到他所期望的復興。

為甚麼不是復興?因為:
1、 沒有深刻的悔改,所有的聖靈工作裡沒有帶下人很深刻的悔改;
2、 同樣社會的風氣沒有很明顯的改變,在歷代的復興裡面都有很深的悔改,然後整個社會就改變;
3、 基督徒的比例沒有明顯的突破。

Arthur Wallis 過世不久,他的兒子把以前的一本書《In the Day of Power》再出版,他們終於體會到他們原來的路線,就是求復興的路線才是對的,所以他們就回到起初的路線上。雖然靈恩運動是神的工作,恢復運動、使徒團隊是神的工作,但他們真正渴望、真正期待的還是復興有突破性的影響,是在道德上、在基督徒的比例上面有突破性的影響。

(四)雷歐納( Leonard Ravenhill)
雷歐納( Leonard Ravenhill)是美國一個自由傳道人,他寫了一本很好的書《復興為何遲延》,是一本關於復興的經典書籍,指出美國教會需要求復興。大概四十年,大部份的人覺得他頭腦有問題,他的信息沒有太大的回應,但他是曠野的呼喊,他私下也幫助了很多的人,比如一位神召會的牧師David Vincent,他的一本書《彈簧刀與十字架》談及他的見證,他在鄉下牧會牧到紐約,帶了很多幫派的人信耶穌,叫做「挑戰青少年」,興起很多的器皿,後來雷歐納就幫助他,讓他不單有外在的恩賜,也走向內在生命的路,後來他同輩的人很多都跌倒,但是David Vincent 到現在八十多歲,神還是使用他。

另外他也幫助浸信會發起了一個叫「豐盛運動」的更新運動,影響了美國五千間的浸信會進入更新,他們吸收靈恩運動的精華,但是以浸信會的方式來推動,包括米勒夫也是這個運動的一部份,鄺健雄的教會也是這個運動帶來祝福的一部份。最明顯的影響是溫約翰, 他最初推行Power Ministry 相當成功,到87、88 年高峰的時候,陳仲輝牧師、許忠實牧師參加葡萄園的聚會,經歷聖靈的工作,所以就產生了愛修園。但88年之後開始走下坡,91年我參加了聚會,溫約翰在台上承認自己在曠野裡面已經五年,神的同在不在他們當中已經快五年了。那時候甘保羅(Paul Cain)來找他,畢邁可(Mike Bickle)將甘保羅邀請出來,他之前並不認識溫約翰,但是聖靈感動他打電話去向溫約翰說:上帝有話說,你要清理葡萄園,不然我就丟棄葡萄園,然後把溫約翰手下的同工所犯的罪全都講出來,溫約翰非常驚奇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,怎知道他同工的名字,怎知道他們所犯的罪,其實有一些罪溫約翰也知道,只是他沒有認真對付這些罪。所以神就透過甘保羅對他說話。因此溫約翰馬上邀請甘保羅作特會的講員。甘保羅說為了再給他一個印證,他說他去那天會有地震,離開那天也會有地震。結果甘保羅去的那天,洛杉磯地震,他離開洛杉磯的那一天就有亞米尼亞大地震,而且死了成千上萬人。之後溫約翰的特會就改變主題,除了權能事奉以外,也強調愛慕耶穌。

後來雷歐納的兒子加入畢可邁(Mike Bickle)的團隊,將他的父親請出來,所以他父親也來到溫約翰這邊。溫約翰也對他非常順服,溫約翰的第三波特會就強調復興,他第一次辦的「復興之火」特會我也有參加,那次這個老的雷歐納,他一上台就帶詩歌<聖哉聖哉聖哉>,然後才講道,他說:我聽說你們教會專門強調Power Ministry,好像很有能力的樣子,但是我來了看了一兩天,為甚麼我一點能力都沒有看到,我就回想到以前衛斯理時代,他講道人就痛哭流涕、人就悔改、社會就改變,那個才是能力,我在這裡看不到。他講完溫約翰就上去抱著他說,這是我的老師。所以當時就把復興的負擔放在葡萄園運動裡面。

其實那時候香港也曾邀請他來,只是他的身體實在太弱不能來。他過世的時候也沒有看見他所呼喊四十年的復興,但是他所做的並不徒然,後來阿根廷大復興中有三個主要器皿,一個是John Kilpatrick他是主任牧師; 一個是Steven Hill,他是講道的;一個叫Michael Brown,他是工人學院的院長,後兩人都是雷歐納所栽培出來的,所以雷歐納說在他工人訓練中,影響最大的一個是復興的課程,一個是禱告的課程,這是他生命的根基,雖然他死了,但他仍然說話,透過他所訓練的人,將復興帶起來。

為復興所投入的絕不會徒然,時候到了就會結出果子,很大的突破。阿根廷大復興在頭幾年就有十二萬年青人悔改信耶穌,信耶穌的年青人從那時候到現在有二十萬;很多教會點起復興的火,幾百萬人到那邊經歷生命的改變,雖然沒有做成全美國的復興,但是已經是一個很大的復興,因為有一個人在那裡呼喊了四十年,他相信禱告是復興的出路,所以他呼喊,付出代價,最後就帶來復興。

復興就是聖靈的澆灌
「於是領受他話的人就受了洗。那一天,門徒約添了三千人;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,彼此交接,擘餅,祈禱。眾人都懼怕,使徒又行了許多奇事、神蹟;信的人都在一處,凡物公用,並且賣了田產、家業,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。他們天天同心合意恆切地,在殿堨B在家中擘餅,存著歡喜誠實的心用飯,讚美神,得眾民的喜愛。主將得救的人,天天加給他們。」(徒2:41-47)

五旬節的時候聖靈澆灌下來,好像大風吹進他們的房子,有火舌降在他們身上,之後就形成教會。我們來仔細看這個教會,這是一個榮耀的教會、健康的教會,每一方面都是很有力量,所以講一篇道就有三千人信主,而且是非常扎心,是聖靈扎他們的心,信耶穌的第一天就成為門徒,怎樣證明他是門徒?就是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,他聽到後就守住,他就做出來,一直做到他離世的時候,因為他恆心遵守。最有名的學園傳道會,他們栽培一個人多久就成門徒?約三年;多久能夠成為一個栽培別人成為門徒的人?七年。復興的時候,信主的一天就成為門徒。經文說「使徒行了許多奇事、神蹟」,這是聖靈工作,就是我們現在所強調的權能事奉。有人統計過葡萄園教會的醫治個案,禱告100 個,60 個沒有結果,餘下的40 個中的35 個是傷風感冒、腰酸背痛,真正有癌症得醫治的,100 個裡面可能不到一個。但我們看彼得所行的神蹟,是「許多人帶著病人和被污鬼纏磨的,從耶路撒冷四圍的城邑來,全都得了醫治。」(徒5:16)是百分百得醫治,是各式各樣的疾病,普通小疾、嚴重的病,全部都得醫治,甚至影子經過的時候都得醫治,非常強的醫治能力,復興時候的神蹟奇事的力量,遠超過今天我們所做的。

這一章聖經也提到他們讚美神,並且得眾民的喜愛。今天我們也在推動敬拜讚美,也都很好,但有些時候唱到有感動的時候,鄰居就會抱怨,因為吵到他們。但是初代教會的敬拜讚美,眾民都喜愛,聖靈也感動他們,再大聲也沒有關係。敬拜讚美有很強的感染力。他們也作小組,在殿裡、家中,天天聚會不覺得煩,現在我們G12 一星期三次聚會,我們已經受不了,而他們在天天在殿裡、家裡,歡喜快樂,非常成功的小組教會,他們彼此相愛,都願意把自己的拿出來,當中沒有人會埋怨,我的就是你的,大家就是愛到這個程度。

現在我們推動傳福音,但是卻沒有看到一篇道就有三千人信耶穌;推動門訓,但是真正能成為門徒的,只是受栽培的一部份,而且速度很慢;推動權能事奉,我們彼此看到有神蹟,但是差距很大;我們常常說要彼此相愛,但是弟兄姊妹之間還有很多的糾紛、心裡的不滿;我們提倡敬拜讚美,是敬拜讚美帶來復興嗎?還是聖靈澆灌帶下很美的敬拜讚美?

我們要把因與果分別出來,我們能掌握「因」就能帶出很美的「果」。原因到底在那裡?就是在五旬節那一天,聖靈澆灌下來。甚麼是復興呢?就是聖靈澆灌。如果我們好像馬可樓上面同心合意、恆切禱告,直到聖靈澆灌下來,這樣的佈道就有很大的效果。當復興來到,愈多神蹟奇事發生,快速的增長超過我們所經驗。

所以我們一定要將因果分清楚,到底香港教會要走的路線是甚麼?我們要抓到重點,當我們抓到祝福的根源,我們會得著加培的效果。我不是指傳福音不重要,也不是不做門徒訓練,也不是不作權能事奉。若我們回頭去看耶穌帶領門徒的時候,耶穌派他們傳福音,派他們權能事奉,鼓勵他們凡物公用,他們也會敬拜讚美,守完最後晚餐,他們往橄欖山上那裡敬拜讚美。但是當他們受試煉的時候,全部都沒有用,全部都四散,否認耶穌,經歷生命的破碎,發現自己的軟弱,逼切地禱告,得到神所應許從上而來的能力,領受聖靈。聖靈來了生命就完全不一樣,過去他們所做的現在能夠產生培增的果效。過去講道、傳福音有效,現在同樣地講道卻有十倍、百倍的果效;過去醫病與現在的醫病不一樣。所以香港的教會,過去所追求的這一切,操練這一切,並不是錯的,但是我們若不尋求從上頭來的能力,我們仍然可以做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,不會有很大的突破。或許現在我們應該開始先將這些事放下,要好好禱告,在馬可樓上逼切禱告,尋求聖靈的澆灌,禱告到聖靈降臨,禱告到火從天降下來,禱告到聖靈像風吹進,香港就有突破,香港就有改變,復興就會發生。【編輯組擇錄自2005/01 學房課程】



回精華區索引 回精華區索引
[ 回到 課程精華 | 列印模式]
晨禱讀經進度表
13/01 (六) 詩篇 36
15/01 (一) 箴言 27
16/01 (二) 瑪拉基書 1
17/01 (三) 瑪拉基書 2
18/01 (四) 瑪拉基書 3
19/01 (五) 瑪拉基書 4
20/01 (六) 詩篇 37
*教會晨禱(逢二至五早上7-9時)
特別推介
快速連結